Melinda May

若不是情到深处难自禁,又怎会柔肠百转冷如霜。

复联三是什么

大概就是

让 冬寡 盾冬 锤基 希寡等一系列CP都他妈从我世界消失的意思吧

【希寡】我想更懂你

私设美队三以后 寡姐在城西的新基地训练 希尔副局偶尔来刷一波存在感


—————————分割线——————————


5:00pm 城西基地

Natasha 在第十五次被Clint 的碎碎念扰乱了精确度0.1mm的射击以后,毅然地扔下了Clint 心心念念的弓箭,在一脚踩下以前,可怜的鹰眼小子还是一个前滚翻抱住了弓箭。

“嘿Nat,不能这么对我的宝贝儿。”Clint 十分不满,“你为什么总不按我说的做呢?毕竟我才叫Hawkeye。”

“你的方法有问题。”Nat皱眉。

“没有问题,绝对的,我保证……OK我们不说这个事情了,都十多遍了。”Clint被Natasha的一记眼刀吓得一哆嗦。

Nat的手机适时地响起。

——————————————————————
电话那一端。

“Nat训练结束了吗?我准备晚上做三文鱼沙拉,你有什么要做的吗,我可以一起买回家。”Hill问道。

“不用。”Nat勾起一丝笑,“你回家等我就好。”

而晚饭多了两杯红酒。

——————————————————————
床上。午夜。

“你今天体力不支了?”Hill翻身,双手支在枕头下方,留的半长的黑发扫在Natasha的脖颈。

“哦?什么让你这么觉得?”Natasha伸手环住了Hill的腰身,低下头吻住Hill的唇。

“你心不在焉了。”Hill温顺地承受这个吻,淡淡地说出一个事实。

“Maria,你有没有在某一瞬间觉得自己做错了之前的好多事情。就像是…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Hill大概知道了这女人在计较什么。

“内战和你无关,Steve的离开与你无关,Tony的失望也与你无关。你只是在尽自己的努力去缓和两个根本不可能缓和关系的人。”Hill轻声地说。

“可是我最后没有挡住Steve,他说让开,我就背叛了Tony。可能是,我太懂Bucky对他的重要性。那种相依为命,这世上都不会再有这样一个人的感觉。”Natasha的眸子黯下去。

“我能懂,因为你就是。就像那年Fury诈死,我看到你就像是看到了唯一的朋友。包括现在,我也只想做你身边的Maria,而不是神盾局副局长。”Hill笑着,手指轻抚着Natasha银色的短发。

“谢谢你。”谢谢你来到我的世界里,谢谢你陪我走过阴暗的岁月。我都明白,我也想更懂你。




—————————————————————


重回lofter的第一篇 标题好像在哪里见过的 希寡人物设定其实早就不记得了 只是觉得 是爱吧

这都是我自己选择的路,我自己走完。你别来救我。这世上的所有,我相信都是有轮回的。自作孽不可活。


【希寡】 没有的后来

BE BE BE 重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纽约的某公寓里。

门口没放整齐的高跟鞋,凌乱的散落一地的衣服,不透光的亚麻窗帘,浴室中“哗哗”的水声。

Maria Hill 站在浴室里,任凭淋浴器喷出的水拍打在微红的皮肤上。她扶着额,好像那样能够支撑住自己脆弱的身体。十分钟后,Hill 裹着浴巾从浴室走出来,床上已经没有纵欲的痕迹,好像五小时前那个捏着自己下巴,逼着自己说“我爱你”的女人没出现过一样。

Hill 像是习惯了“完事就走”的女人,只是拉开窗帘让阳光透进来。刺眼的光怎么会又刺痛了心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tark 工业大厦。

刚刚开完会的Hill 一脸疲惫,灌了两口咖啡又将散落的头发别在耳后,努力地睁了睁眼准备开始手中的工作。

“Maria,不舒服吗?” Pepper 的声音传过来,可她显然是看到了Hill 的黑眼圈。 “还是说,她回来了。”

是啊。Hill 点点头。她回来了,只和我度过了一个让我身心俱惫的晚上。她醒来就离开,甚至忘了我们的早安吻。她或许,真的只是把我当床伴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Natasha 三个星期的任务结束了,她撇下Steve 和Clint ,回到Hill 的家中。哦,家,一个多美好又不切实际的名词。出任务时,Natasha 习惯性地戴着Hill 的蓝牙耳机,习惯性地等待那个人的指令。可是那些都不存在了,!就像那年沉入河中的总部的碎片一样,都不在了。

我想拥抱她。Natasha 这么想着。

当Natasha 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屏幕发光的手机,心情超级不美好地起身穿衣。匆忙地赶向局里。甚至忘记了给浴室中的女人一个早安吻。

Natasha 发现每一次在大厦碰见Hill,后者不是在“很忙”地打电话,就是在和无数文件约会。好几次Natasha 想偏头吻上Hill 的脸颊,都被她躲闪地避开,蓝色的眸子中说不清是惊惶还是厌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也许就是这样吧。相爱的两个人总是不会在一起,那些没说出口的爱和没说开的结就让它们在那里吧。你永远是那个自信骄傲的黑寡妇,永远可以在你累的时候来我这里,汲取一夜温存。我不再是那个二十四小时和你用蓝牙耳机联系的副局长了。我想过我自己的生活,一种不用把你当作氧气的生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很多年后,Hill 的婚礼上。

复仇者们都来了,她也是,穿着一身漂亮的白色长裙,飘逸的红发和灵动的绿眸依旧。交换戒指的时候,Hill 冲新郎好看地笑,目光却落在那个唯一的她身上,朱唇轻启:“我愿意。”

又是很多年后,Hill 已经不在了。

Natasha 每年都有一天回到那个公寓,抱着Hill 的枕头沉沉地睡过去。而她不为人所知的项链不经意滑出,上面拴这一枚发亮的钻戒。

N.R &M.H

只是那个曾经有着钻石一样闪亮眸子的女人已经不在了。而Natasha,在那一天,也不过是一个失去了爱人的女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小孩子才谈情说爱。”

“跟你比起来我就是小孩子啊。”

“Maria Hill ,你什么时候这么无赖。别动我冰淇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亲爱的,我在没有你的世界里活的痛苦且凄凉。你告诉我,我该如何度过人生那么漫长。





---话说也不是很虐。。

【希寡】 同居三十题 相拥入眠

然而总觉得写跑偏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已经被Hill 瞪了无数次的局长Coulson 已经想远离这个女人了。

“Coulson ,这已经是第三十二天了。”

“Oh.come on.她可是间谍,是卧底啊!!”

“收起你的破借口,如果明天还见不到Natasha,你的预算减半。”

Coulson 心情一点都不美丽,这个世界充满了恶意。我不过是来要个航母的预算错了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晚上十点整。Hill 准时站在家门口,可是房门是虚掩着的。沙发上有熟悉的火红,于是Hill 勾了勾嘴角走了过去。

一个月的卧底任务,Natasha 戴着面具接近一个又一个目标,伪装完美的勾人心魄的笑容很容易俘获情报。每一个完成任务的夜晚,Natasha 都深深地把自己沉进浴缸,是的,她有很严重的洁癖。

“Nat 我好想你。” Hill 从后面环住Natasha 在她肩头蹭了蹭。

“我也是 Maria.”Natasha 侧过头,和她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是夜。淡蓝色的大床上两个相拥的身影。Hill 轻拥住侧身躺在怀里的女人,脸贴着她的发。

“累吗”

“还好,你知道,对我来说那很容易。”

“Well 对我来说可不容易。”Hill 紧了紧手臂。

“嗯?”

“放着你去勾引目标。”

Natasha 微微抬头,在爱人的脸颊上印下一吻。“如果不放心也明早再说吧。现在,抱紧我睡觉。”

"Good night Nat." "Night Maria."

我亲爱的,我并不会在意那些。

只要我怀里的人是你就好。

早晨辛辛苦苦码的字让我搞丢了 重点是那是我一气呵成的根本没什么草稿 心塞 我的希寡

【希寡】 Young and beautiful 短篇

【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

早上七点,训练场。


“ 嘿,S.O,今天你迟到了两分钟哦。” Wanda 抿着嘴笑着看向Natasha. 红发女人无所谓地挑挑眉,“去和队长训练,还有,收回你头上冒出来的粉红八卦想法。” Natasha 优雅地翻了个白眼,然而Wanda 还是主动(不怕死)地凑了上去。

“Hill 副局被你反攻了吗?”

“…加一百个仰卧起坐。”

“啧啧,果然是Maria·神盾第一总攻·Hill ”

“…快去!” Natasha 内心咆哮着,分明老娘才是攻!!


已经累成狗(活该)的Wanda 从训练场出来时,正巧碰到蓝牙总攻副局。“嘿,Hill!” “嗯。” 此时已忘记自己是由于八卦才被罚的Wanda 小天使,果然又凑了上去。

“副局大人,Natasha 今天迟到了呢。”

“Well,是吗。” Hill 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以Natasha 的性格会不会三天不让她上床了。

“嗯,我想或许她昨天太累了?” 依旧是眨眨眼明知故问的Wanda

Hill 皱了皱眉,那妖精昨晚非缠着自己闻是不是变老变丑了就不爱她了,于是我们伟大的副局一边回答着 “怎样都爱你”,一边忙着和黑寡妇的制服战斗。该死,这破拉链怎么都解不下来。然而Natasha 摁住她的手,问了无数遍这个问题。

Wanda 忍着快要笑疯过去心,她竟然在Hill 不知情的情况下读取了她的想法。“Maybe I can help ” “How ?” “让她知道就算她变丑了你也爱她啊。我们马上去找Natasha ,不用谢啊。” Hill 还没回过神来就被Wanda 拉着跑远了。

红色的雾气在Natasha 的身边环绕,Natasha 不由自主地扭头,却意外地碰上玻璃。Wait,What the hell is this ?!

Natasha 看着玻璃中年老的女人,一时吓得不知所措。Hill 站在旁边,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过去。Natasha 侧头看见Hill ,半秒之后箭一样的冲了出去,她发誓这一次比队长跑得都快。

“Natasha!”Hill 在身后叫着她的名字。

“不,不能让她看到自己的样子。”Natasha 边跑边想。

然而幻境中的Hill 已经到了前面。

"Just look at me Nat ,I know what are you afraid of."

"No please ."

“记得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夜晚吗。”Hill 的语调平静,“我全程都不敢正视你。我知道你有多美。然而我真正在意的却不是这些。我爱的女人,有比我还顽强的内心,有常人无法匹敌的自信与能力,有与我在航空母舰上并肩作战的胆量。Nat,我爱的,是你的全部。”

"I know."Natasha 声音有些哑。泪眼婆娑中她怎么会有一种Wanda 在冲她俩笑的错觉。


许多天后。


Natasha 又一次迟到,来到训练场时脖子上有明显的吻痕。Wanda 一脸坏笑地过来,还没等开口,Natasha 的"Thanks "就已经脱口而出。WHAT ?! S.O 冲我说了谢谢!Wanda 瞬间觉得内心的粉红已经控制不住了。

“昨晚很累吧,你看都有黑眼圈了。”Wanda 的爪子伸向Natasha 的脸,然而看到旁边的副局飘过,又识相地把手收了回来。副局瞥了她一眼,过来环住Natasha 的腰走了。

“请不要虐单身汪好吗。。”Wanda 一脸黑线出去。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 ,I know that you will.And I will ,too.】




【寡队】 Another space 短篇

Russia

Nat: Have we met ever ?

Steve: ... You are my wife.

Nat: So we have fell in love huh?

Steve: We have James, so what do you think ?

Nat: You took the risk of dying to come here just in order to tell me this ?

Steve: I want to take you home.

Nat: You know I'm not the woman you want to find.

Steve: But you still Natasha Romanoff, you are my wife.


Shield

Nat: Cap, I dreamt I forgot you.

Steve: Well, what have I done?

Nat: You came to find me.

Steve: That's my style.

【希寡】 Give you what you like

ps.只是某一天听这首歌忽然有了脑洞


Hill 从神盾局出来时天已经快黑了,Tony 说今晚有派对,让自己别缺席。“我可是出了三天外勤啊浑淡!!”然而也是有三天没有见到那个红发碧眼的女人了。

顶层的酒吧。Hill 从一进去就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Tony 满脸坏笑把Hill 带离拥挤的人群,来到舞台下。

纷乱的人群让Hill 刚刚并没有看到舞台上的Natasha 也没听到她在唱什么。现在她听得很清楚。

"When you turn down the light. I can star in my eyes. Is it love ? Maybe one day."

Hill 微微皱眉 “喝了多少?” “Well,那可是我最好的一瓶Vodka。”Tony 撇嘴。

Hill 走到台下,Natasha 甚至不明所以地冲她拋了个媚眼。Hill 深吸一口气,走上去动作轻柔地抢下了话筒。"Sorry guys. She was drunk."

"No I'm not."

"I will give you what you like.Just go home with me Nat." Hill 忽然贴近了 Natasha 红艳的嘴唇。红发女人媚眼如丝。"Okay."

Nat 转身"Forgive my leaving boys." Tony 在台下吹着口哨。"Enjoy the night you two."